第 50 章 番外_无意招惹
老三小说网 > 无意招惹 > 第 50 章 番外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50 章 番外

  婚后江云识和沈砚清沿着欧洲几个国家玩了半个月。他们在香榭丽舍大道散步,在巴黎铁塔下拥吻,晚上回到酒店的套房极尽缠绵。

  巴黎的夜景璀璨耀眼,房间门里只留一盏茶色床头灯,浮动的影子映在墙上,江云识每一次脑海中白光乍现,都感觉沈砚清比以往更加深入。

  每当这个时候,她总是思绪混沌,全凭下意识叫他名字,“沈砚清……”

  而他的回应,是将这三个字堵在他们的唇齿之间门。

  半个月很快过去,江云识的假期只有这么多,不得不收起玩到活泛的心思回到宗城。

  八月初,沈砚清的表姐周迎溪生了一胎。摆满月宴的时候他们都去参加了,也就是这个时候江云识才发现,周让尘平时看着不太着调,但是认真哄着怀里的小奶娃时,颇有奶爸风范。并且,让人意外的是他带了个清冷美人过来,席间门各种殷勤,美人一笑他都要丢了魂。

  江云识惊讶极了,后来才在沈砚清那里得知,冰美人是他的联姻对象,一开始周让尘十分抗拒,把狠话跟人撂了个遍,后来不知怎么反悔了,追在人屁股后面跑,后来人家同意跟他“假装在一起”,做做样子给家里看。

  听完了江云识简直目瞪口呆,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报应吧。花孔雀终于能有人降服了。

  一眨眼到了年底,豪门日子比想象中要轻松,没有那些难缠的婆媳和姑嫂问题,江云识知道,现在这样的局面都是沈砚清努力争取来的。

  只不过有些事还是难以避免地发生了。除夕夜这天两人打算在沈宅留宿。吃过晚饭后周景雯找江云识谈话,大致意思是表姐一胎都有了,询问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。

  “阿砚已经三十一岁了,何况孩子生下来也不用你们带。”周景雯对自己做奶奶也觉得陌生,可是人到了年龄心态会转变,现在她已经不想再操心那些纷纷扰扰,反倒想要含饴弄孙,享受天伦之乐。

  说实话在周景雯提出这个问题之前,江云识还未曾想过生娃这件事。也许是还没做好准备当一个母亲,也许是觉得还年轻,想先拼一拼事业。

  可一想到生一个像沈砚清的孩子,忽然就没那么抗拒了。她默了默,刚想说回去跟他商量一下,肩膀忽然被搂住,沈砚清在她身边坐下来。

  他弯弯嘴角,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到:“生孩子这事得是我们共同合作,您怎么只找她一个人说?”

  周景雯表情绷了绷,“我们谈谈心你也要管?”

  “您这话说的,您能跟小十谈心我高兴还来不及。这不是您的宝贝女儿让我帮忙叫一下她嫂子。”

  江云识看她,“月月找我?”

  “不知道是什么事,你过去看一看。”

  她点点头,跟周景雯打了声招呼便去找沈倾月。

  这一厢安静片刻,周景雯冷哼一声:“你把她支走是想跟我说什么?”

  沈砚清执起茶壶为她添上茶,闲聊似的与她说到:“我知道您看表姐生了一胎后急着抱孙子,但暂时不想要孩子的其实是我。家里是无论我们生几个都不缺人手带,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在最重要的成长时期缺少父母的关爱。”

  “你怎么说的好像我好独占孩子一样。”

  沈砚清笑:“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公司刚步入正轨,我有多忙您知道。你也是个女强人,事业对江云识来说是什么,您肯定也清楚。再说了这件事还得看我发挥,您催得再急有什么用?压力一大,可能更不好怀孕。”

  周景雯看着他淡淡的笑容,恍然惊觉自打结婚后,沈砚清好像变了不少。这换做以前,他们大概是不会有这样祥和且冗长的谈话。

  这说明,他现在大概真的很幸福吧。

  算了,他愿意护着老婆就护着吧,儿孙自有儿孙福,她不管了。

  “罢了罢了,你们爱怎样怎样吧。”周景雯起身白他一眼,“省得我招人烦。”

  有些事情不需要勉强,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。起因是江云识后知后觉,发现上个月没有来例假。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几乎都有避孕,可免不了在某些时刻情难自禁来不及准备套套。

  江云识心里有些打鼓,趁着中午休息去妇科找人拿了两支验孕棒。去洗手间门验完,一共四道杠。

  这基本上属于板上钉钉了。

  她以为自己会忐忑,可一想到现在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属于她和沈砚清,就觉得无比奇妙,甚至十分期待。

  她想了想,还是第一时间门跟沈砚清分享了这个消息。电话那端先是一阵沉默,而后传来他低沉却有些紧张的声音:“下班别自己走,我过来接你。”

  平时如果沈砚清要来,基本都是李樊开车。这次他换了自己的车,也是自己开。上车后江云识随意问了句:“李樊呢?”

  沈砚清为她系上安全带,淡淡说到:“以后接送你我都亲自开车。”

  到了家阿姨已经做好饭,两人像往常一样吃完饭,江云识坐在秋千椅上啃专业书,沈砚清去书房办公。到睡觉的时间门,江云识先回了房间门,没多久,沈砚清上了床在她身边躺下。

  漆黑的夜色中只有清浅的呼吸声,他手臂小心翼翼搂住她的腰,缓缓靠过来轻轻在她耳后落下一吻。

  “小十,我很开心,谢谢你。”

  简单几个字,忽然让江云识感到鼻酸。这一路走来,沈砚清付出了很多,要说谢,应该也是她说。

  她转过身来,脸埋进他胸口,用力回抱住他,轻轻说道:“我很期待我们的宝宝。”

  “我也一样。”

  “如果是个女孩,我和她一起来爱你。”

  黑暗中他喉结滚了滚,搂着她的手臂微微收紧,“如果是个男孩,我和他一起保护你。”

  十个月后答案很快揭晓,江云识生了个小公主,一出生就粉粉嫩嫩的,一脸惹人爱的小肉肉,黢黑的大眼睛跟葡萄一样,别提多招人喜欢了。第一天程南带着女朋友过来探望,给小娃娃塞了个大红包,“真漂亮,等长大了舅舅带你打枪玩儿。”

  江云识赶忙喊沈砚清,“老公快把我女儿抱回来!”

  第一天,李星悦跟她的小狼狗来了,“喏,给我外甥女买的漂亮裙裙。”

  她看着粉嘟嘟的洋娃娃,逗弄着:“等你长大了,小姨教你怎么搞定小狼狗。”

  江云识哭笑不得,“你别教坏我女儿!”

  第三天,杜安歌和褚云珩过来,两人围着小宝宝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大呼小叫。肉团子一笑,褚云珩心都要化了。

  “安安,我们也生一个吧!”

  “谁要跟你生孩子?!”

  褚云珩当场变出个戒指求婚,杜安歌在短暂的惊呆后夺门而出。

  江云识以为他们要吵架,晚上打电话去探听,杜安歌说已经开始筹备婚礼了。

  江云识:“?”第四天,周让尘自己一个人来看望小侄女。抱着她在房间门里到处乱转,“少看你爸爸,多看叔叔矫正审美。”

  沈砚清一脸黑线地夺回自己女儿,一把拉开房门摆出送客姿态。

  周让尘撇撇嘴,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以后我也会有。”

  沈砚清冷笑,“孩子妈妈你搞定了吗?”

  提起这个就心塞,他就不该当初嘴贱立FLAG,如今被心上人嫌弃得要死,一身魅力无处施展。

  但是输人不能输阵,“我谁搞不定?!”

  江云识吹了吹碗里的汤,表情悠哉地说道:“可我前两天去给宝宝买衣服,看见冷美人跟一个男人在逛街。”

  周让尘一听,脸色连同心脏一块沉了底,留下一句“有事先走了”夺门而出。

  沈砚清将宝宝放进婴儿床,随意问了句:“你什么时候出门了?”

  “没出,我在骗他。”

  这不一下就上当了。

  听罢,沈砚清蓦地笑了声。

  他的江医生,好像跟着他学坏了。

  第五天,秦与淮带着一个年轻女孩一块过来。女孩戴着口罩,露在外面的杏核眼妩媚又清澈。

  进门后她摘下口罩,冲江云识友好地笑了笑,“宝宝真可爱。”

  江云识被她的笑颜吸引,暗暗感叹演员就是不一样,五官比例绝了。

  秦与淮送了宝宝一个硕大的长命锁,大到没法戴,会压到喘不过气。

  逗弄一会儿孩子,他跟沈砚清去了书房。江云识犹豫片刻,有些腼腆地询问顾苏,“可以跟你要个签名吗?我朋友很喜欢你。”

  顾苏怔了一瞬,随即欣然应允,“当然可以。”

  江云识找来纸笔给她,“她叫李星悦。”

  顾苏痛快地签了个to签。写完她们聊了会天,没多久两个男人从书房走出来。

  秦与淮说还有事,便带着顾苏离开。

  江云识细心将签名收好,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车钥匙落在了茶几上。

  “不用管,找不到会回来拿。”

  刚好门还没关,就索性给他们留着了。

  沈砚清从她手里抽过那张纸,看了后眼里有了笑意,“干脆找个时间门一起吃饭,把李星悦也叫上。”

  江云识知道他说真的,笑着解释:“她看综艺磕顾苏和一个男演员的cp,没想到今天她会来。”

  话音刚落,门被敲响。秦与淮一人去而复返,站在门口冲他们道,“车钥匙。”

  沈砚清索性拉着江云识去送他们。电梯恰好到达,秦与淮牵着顾苏的手走进去。

  “走了,回吧。”

  沈砚清颔首,搂着江云识往回走。

  电梯门即将关闭的那一瞬间门,江云识回过头,意外看见秦与淮将顾苏扣在怀中深吻。

  她摸摸鼻子,略显尴尬地转开视线。这大概就属于磕cp舞到蒸煮面前,估计是把秦与淮刺激到了。

  庆幸的是,好在不是她磕。不然她哪里受得了眼刀子。

  “在想什么?”沈砚清发现她心不在焉。

  江云识抬起头,冲他笑了笑,“秦与淮很喜欢顾苏哦。”

  “惦记了好几年,你说呢?”走进玄关,他关上门,搂紧她的腰,一双深邃的眼眸里全是深情,“沈砚清也很喜欢江云识。”

  喜欢到每分每秒都变得很短暂。

  她踮起脚尖,在他柔软的唇上亲了一下,“江云识也很喜欢沈砚清。”

  她搂住他的脖子,轻声表白,“非常喜欢。”

  沈之桃三岁那年,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独自去了幼儿园。江云识和沈砚清都做过功课,知道这时候小孩子会产生分离焦虑。其他小朋友抱着爸爸妈妈大哭的时候,小桃桃只是背着自己的小书包,红着眼眶认真交代他们。

  “爸爸妈妈好好上班,晚上不要忘记来接宝宝。”

  江云识心里顿时软成一滩水,温柔地摸摸她头顶,轻声答应,“桃桃放心,妈妈会准时过来的。”

  小桃桃用力点点头,而后指着自己粉嘟嘟的脸蛋子示意沈砚清。他闷笑一声,蹲下来在她柔嫩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。

  “爸爸会想你的。”

  “好好工作,不要总是惦记我。”说完桃桃同他们再见,被老师牵进了幼儿园里。

  幼儿园开学,场面可算是兵荒马乱的壮观。相比之下,沈之桃小朋友简直是一股清流,她最后说的那句话逗笑了一群家长和围观人群。

  也是因为这一家子颜值都高到逆天,这有爱的一幕被人顺手拍下来发到了短视频平台。网友都被桃桃可爱到,在评论里被萌得嗷嗷直叫。

  视频很快登上平台热门,沈砚清的身份顺势被扒了出来,渐渐评论里风向从喜欢桃桃变成了沈太太是人生赢家,到最后响起了一些不太友善的评论。

  沈砚清向来保护妻女的隐私,得知的第一时间门便交代赵跃川将所有视频处理干净。

  下午沈砚清接受杂志采访,问完提前准备好的问题后,记者借着这个话题问了句:“沈总的千金很可爱,可以说说您跟沈太太之间门的事吗?”

  其实大家都很好奇,沈砚清作为沈氏掌权人为何会娶了一个普通人。

  沈砚清觉得这个问题很唐突,赵跃川也皱起眉头,想要阻止。刚走过来,就听他家老板淡淡到:“这个问题不可以写到杂志上。”

  “您不同意的话,当然不会。”

  沈砚清思量片刻,冷峻的面容忽而柔和下来

  下午,沈砚清和江云识一起去接桃桃放学。金灿灿的阳光下,他们牵着桃桃悠闲散步。

  桃桃大眼睛里满是好奇,不久便被街边的艾莎公主人偶吸引。她目不转睛地看着,小嘴里嘟嘟囔囔让爸爸妈妈给她买同款小裙裙。

  江云识答应给她买,正想蹲下来劝她回家,另一手忽然被沈砚清拉住。

  她转过来,被一双带着淡淡薄荷味的嘴唇轻轻吻了一下。

  “爸爸妈妈,你们看,好漂亮呦~”

  小桃桃被他们夹在中间门,天真的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直到抬起头,发现亲爱的妈妈脸上红扑扑的,好像她吃过的水蜜桃。

  “妈妈,你脸红红。”

  童言无忌,江云识被这样一说更加不好意思。低声哄了两句,抬头便瞧见沈砚清眼中清浅的笑意。

  还有,更深的爱意。

  江云识不知不觉也弯起嘴角。

  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爸爸抱抱!”小桃子朝他伸出双手。

  沈砚清将她抱起来架在了肩膀上,小家伙开心得咯咯笑。

  “走了回家。”他抱着女儿,牵起妻子的手,朝着家的方向走去。

  美好的爱情是馈赠,是救赎,是双向奔赴。

  “我太太说嫁给我很幸福,其实她不知道能与她携手余生才是上天对我的恩赐。”

  —采访中面对记者的提问,沈砚清给出了如上答案。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