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无意撩拨_无意招惹
老三小说网 > 无意招惹 > 第32章 无意撩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2章 无意撩拨

  “江小姐,我们聊一聊。”

  施落桐方才确实是被打击到了,本来已经上车要走,可想着他们相携进门的画面,心里始终扎着一根刺。她坐在车里,看着那扇落地窗里溢出的暗淡灯光,慢慢冷静了下来。

  如果说她和沈砚清之间最大的阻碍是沈砚清本人,那么江云识和他之间的阻碍就是全世界。

  除了他们大概不会有谁看好这段关系。或者甚至,连沈砚清自己都没有把握。如若不然,那天她和沈夫人登门时,江云识不会连门都进不了。

  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施落桐思绪万千,掐着点等着她下来。之前被挡在门外的狼狈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,此时此刻她又变成了那个自信完美的施小姐。

  于是她下了车回来,拦住江云识的去路。大堂里水晶吊灯灯光璀璨,映着她无懈可击的笑容:“就耽误你一会儿,可以吗?”

  江云识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,或许是猜到了她要说什么,心里隐隐生出一丝排斥。

  “施小姐,你确定找我聊天是明智之举?”

  虽然订婚的传闻听得她心生隔阂,可她有眼睛会看,看得出沈砚清对施落桐没有半点心思。其他的事情或许她目前还没有理清楚,但是沈砚清对她如何,沈砚清的为人如何,她心中自有一杆称。

  施落桐定定看着她,一时间竟没有说话。面上不显,心里却因为这句话产生动摇。她自己也没想到,有一天会沦落到这种地步。男人的心勾不住,却只能从女人这里下手。如果这件事被沈砚清知道,他对自己的厌恶可能又深了一层。

  沉默片刻,施落桐笑了笑,“这件事跟你有关,而凭我对沈砚清的了解他肯定没有对你提起一个字。想不想听一听?”

  “施小姐想说什么?”

  “这里人来人往,我们边走边说好吗?”

  江云识看她一眼,提步走出去。

  花园里灯光幽暗,树丛里偶尔传出蝉鸣。今夜的风分外窒闷,热得人心头发堵。

  “其实你应该不难看出来,我喜欢沈砚清。喜欢了他七年。但他表现得也很明显,”说到这里,施落桐苦涩地扯扯嘴角,“今天听闻他出了车祸来看他,竟然连门都没让我进。”

  江云识心头一跳,“车祸?”

  “其他的我不能多说,但你应该看见了,他没什么大事。大概是怕你担心所以没告诉你。”

  “你想说的就是这个?”

  施落桐摇摇头。

  她拨开伸展的树枝,穿过鹅卵石铺就的羊肠小路,“我以前一直认为,站在沈砚清身边的女人即便不能帮到他,也一定不能增添麻烦。可我现在真的很羡慕你,你被他保护得很好。”

  江云识抿了抿唇,一时不知能说什么。她以为,施落桐是来给她下马威的。

  “施小姐是说我给他惹麻烦了?”

  “江医生恕我直言,你的出身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麻烦,相信你自己心里也清楚。我举个简单的例子,那天你来了这里又离开,沈砚清没向沈夫人透露一个字。他是在保护你,因为心里清楚沈夫人不可能接受你。”施落桐转过身,放开拽在手里的树枝,响起一声很轻微的抽打空气的声音,“你有一个妹妹,叫何芸谨对吗?”

  怎么也没想到,会在这个场合听见何芸谨的名字。江云识怔了一下,心中悄然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。

  “她是个很想出名的小明星。你大概还不知道她最近干了些什么事吧?”施落桐看着她渐渐沉寂的脸色,继续说到,“何芸谨打着你是沈砚清女朋友的名义,连续几天到沈氏集团去胡搅蛮缠,扬言想见姐夫。看在你的面子上,沈砚清没有下狠手,给她留了脸面。可这段时间他成了圈子里的谈资,大家私下纷纷议论他何时有了这么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姨子,并且这件事已经传进了伯父伯母耳中。”

  江云识的脸色一点一点白了下去,只觉一团棉花卡在喉间,憋得她喘不过气。

  这件事她从未听过只字片语。那日何芸谨来医院拜托她帮忙找工作,还以为她要走上正路了。可没想到这人转头就在背后来了这么一出。

  江云识脑子呈现短暂的空白,只觉着方才那条树枝抽在了自己脸颊上,火辣辣的疼。似乎已经分不清此时的复杂心情是对何芸谨的怒其不争,还是面对沈砚清的难堪和愧疚。

  她咽了咽嗓子,怒气堵在胸腔难以发泄。

  父母车祸双双去世,亲戚都将她视为累赘,没人愿意管她。后来被何家收养,养父养母对她无微不至,可她依旧如履薄冰。小心翼翼地过日子,最怕成为别人的麻烦。可没想到在不经意间,竟然给沈砚清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。

  方才在一起时,他却没有透露分毫,一如既往地温柔贴心,仿佛不曾发生过任何事。

  此刻从别人嘴里听说来龙去脉,再面对沈砚清时,她要如何自处?

  告别了施落桐,江云识在车上缓解情绪。可大概是最近填鸭式的消息太多,一股脑往她这里塞,已经超负荷,她无法自愈。

  就在这时候,沈砚清打来了电话。话筒里他的声音一如往常地柔和,问她有没有安全到家。

  她紧紧握着手机,尽量放松紧绷的喉咙,轻轻嗯了一声:“准备洗澡睡觉了。”

  “好,晚安。”顿了顿他轻声说,“方才忘记告诉你,我也很想你。”

  江云识望着漆黑的夜空,眼眶蓦地发热,“我知道。好好养伤。”

  电话挂断了,可江云识知道今晚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,她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的。

  于是她发动车子,直接去了何芸谨的住处。

  按时间上来看,其实何芸谨进入社会还要比江云识早几年。她初中毕业后被陈美兮逼着念了个卫校,本来想着以后托托人,再不济回镇上的医院当个护士。

  可何芸谨认为江云识做医生,她就要做护士,学她的路子还要比她低一等,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念,只读了一学期就来了宗城。

  这人每次吵吵没钱,可住的地方却是个环境优渥的小公寓。比江云识原本住的老城区不知道强了几百倍。

  一直知道地址,却是头一次来。江云识凭着记忆上了楼,刚到了门前,就听见里面传出巨大的摇滚乐,在走廊里都觉着振耳发聩。

  江云识拧起了眉头,抬手敲门。敲门声大概是被音乐盖住,许久没人来开。她又敲了几下,这次用尽了力气。

  “谁啊!”随着一声质问,门咔哒开了。

  出来的是个年轻男人,穿着跨栏背心大裤衩,染着一头奶奶灰。一双不安分的眼睛在江云识身上滴溜溜乱转。

  “你找谁?”

  “何芸谨在吗?”

  男人又看她一眼,才懒洋洋扭过头,冲屋子里面嚷了句:“何芸谨,有人找你!”

  “这个点儿,谁啊?!是不是谁用我名字点外卖了?!”

  何芸谨走出来,见来人是江云识明显愣了一下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她剪了公主切,漂染成粉棕色。看着比之前时尚不少,也多了些青春靓丽。

  江云识收回视线,语气冷淡,“有事问你,出来。”

  她转身走向安全梯,何芸谨啧了声,关上门,懒洋洋地跟了过去。

  “什么事儿啊?还劳您大驾亲自跑一趟,我这小破屋子真是蓬荜生辉!”

  在安全梯出口站定,江云识冷冷问:“你应该很瞧不上我吧?”

  何芸谨没回答,只是嗤笑了一声。

  “瞧不上还要占便宜,你不觉得丢人吗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江云识上前一步,以身高压制,居高临下睇着她,“说来听听,沈砚清什么时候变成你姐夫了?”

  原来是这件事。

  何芸谨根本没当回事,不屑地笑了声:“他不是你相好的吗?那不就是我姐夫?你别激动,我只不过是用一下他的名字,又没有给他造成什么损失。”

  她退后一步,脊背抵在墙壁上,“你别说,沈砚清这名字还真好用。我现在有工作了,也不稀罕你那几个钱了。”

  多亏了她聪明的朋友想到这招,本来也没报太大希望,可后来经过她朋友一顿以假乱真的操作,没想到还真成功了。前几天她是收到了沈砚清一方的警告,但没搅黄她的工作。所以她觉得这个人还不错。

  “你今天来找我是姐夫生气了?哎呀,他对你那么好,也算照顾我,你回去吹个枕边风哄一哄不就好了。”何芸谨暧昧地眨了眨眼睛,“睡过了吧?那帮我换点资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  江云识神情冰冷,“没什么大不了?”

  “难道不是吗?江云识,这是你欠我的!就算卖身也是你应该的……”

  啪――

  江云识冷着脸,狠狠扇了她一巴掌。

  “何芸谨你给我听好了,我欠的是爸妈,也是因为他们一直忍着你。从今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会管,别再让我知道你破坏沈砚清的名誉,否则后果自负!”

  江云识睡了一个很疲惫的觉。梦里相关的不相关的人粉墨登场,轮番上演各种情节,一夜没有消停。导致她第二日醒来时脑子发胀,混沌不清的。

  今天是早班,起床后慢吞吞去洗漱完毕,出来泡了杯牛奶麦片。正喝着,沈砚清早餐打卡的信息过来了。

  今天他吃了蟹黄烧卖和鱼片粥。竟然是中式早餐。

  s:【这家早餐味道不错,下次带你来。】

  这会儿沈砚清已经到了公司,赵跃川正跟他汇报那日意外的处理情况。

  “那两个司机还没放出来,一口咬定是无意的,错把油门当刹车,慌不择路撞上你的。”

  “让你查的账目有眉目了吗?”“还在查。”

  沈砚清点头,“出去吧。”

  江云识放下杯子,唇角柔软地弯了弯。可一想起昨晚那些事情,笑意却凝住。

  跟他在一起时,她曾经有过顾虑和戒备。可后来他的温柔体贴让她沉沦,迷失之间竟然忽略了很多现实的事情。

  云泥之别,单方面付出太多,两个人之前如果找不到一个平衡点,早晚会失衡。

  看着他发来的信息,良久,她回复到:【好。】

  接着又打下一行字:【沈总早餐打卡day40】

  看着这个数字,她有些怔忪。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一个多月。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开心的,甜蜜的。现在回想起来,仿佛一切都那么不真实,更像是一场大梦。

  到了医院,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。白天事情分外多,连午饭也就吃了十分钟。江云识胃有些不舒服,强忍着跟交班同事一起忙到了七点多。

  周让尘打趣她,大好年华都要交代在这里,你那个男朋友没意见啊?

  江云识没有心思与他闲扯,只是勉强地笑了笑。

  “不是,你今天怎么回事儿?”周让尘弯下腰看她,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整个人无精打采的,像个上了发条的木偶,只知道机械性地运作。

  江云识摇摇头,“没事。”

  她那性子惯爱藏事,说没关系,周让尘多半是不信的。再加上这会事儿也忙了差不多,便挥袖子赶她走,“这没你什么事了,快回去吧!”

  江云识开车回了家,给自己煮了点白粥,吃完后吃了两粒胃药。窗外夜色已沉,她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上发呆。

  半个小时前沈砚清发来信息,说这两天依旧会很忙,有时间来看她。

  生活仿佛一下子空了下来。回过神她放下抱枕,起身准备回房间,这时候门铃忽然响了。

  一开门是李星悦。

  “我忽然过来,有没有打扰你?”她站在门口问。

  江云识笑了笑,摇头,“当然没有。”

  原是李星悦的邻居这几天闹离婚,天天在家上演全武行,吵得她睡不着觉。今天刚一出动静,她立刻挎上包跑了过来。

  “要离就痛快点嘛,天天打架有什么意思。这下全楼的人都知道了。”

  江云识随口应着,“也许只是嘴上说说。”

  李星悦换上自己带来的睡衣,一边扎头发一边给她讲:“家都砸得差不多了,我看悬。听说女方家里特别有钱,男方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,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女方家里死活不同意,结婚一分钱没给,甚至断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。这刚过了一年,女方熬不住了。昨天我一边玩手机一边听他们吵架,原来起因是女的想买个包,男的不同意,嫌几万块钱买个非必需品太贵了。结果说着说着女的就崩了。”

  江云识眼眸微动,勉强笑了笑,“你这是当成电视连续剧看了。”

  “没办法啊,他们闹得太大了。天天定时定点开吵,电视剧中间还插播广告呢,但他们没有。”李星悦拿起一颗桔子剥皮,“以前总听有人用羡慕的口气说谁谁谁嫁给了爱情。可真能有情饮水饱嘛?结了婚又咋样,还不是连丈母娘家门都进不去。看来门当户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,现实教做人啊!恋爱可以随便谈,但真正过日子的一定要三观契合。”

  “哇这桔子真甜……小十,你想什么呢?”

  江云识回神,垂了垂眼眸,“没有,就是有点困了。”

  心里有些发堵,她无声压下情绪,强打起精神,“你和那位弟弟情况怎么样?”

  提起这件事,李星悦忽而羞涩起来,“就……挺好的,我们约了这周末看电影。”

  两人躺在床上,李星悦声情并茂地讲述她是如何一步步将宋卓勾到手的,后来把自己讲到睡着。

  江云识将踹开的被子帮她盖好,然后翻了个身。她有些睡不着,一闭上眼,杂七杂八的事情一股脑的涌进脑海,胀得太阳穴发疼。

  拿起手里刷了会儿工作群,大概是今晚不忙,周让尘又在群里发红包。一瞬间热闹起来,江云识没抢,看了会退了出去。

  接着又点开了沈砚清的对话框,最后一句停留在他说这几天依旧要很忙。她没说什么,只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。

  觉着哪里都没什么意思,她点开了自己的主页,发现上一条朋友圈是对自己可见。那是一张截图,他发来的一句话:今晚夜色真美。

  也就是到这,江云识才发现,这一个月中沈砚清在她的社交圈只留下这么一道痕迹。哦,不对,还有她的头像,是他送的紫罗兰。而他从不发任何动态,大概是礼尚往来,将头像换成了她拍下的那张月亮。

  他经常用着一种散漫的姿态说一些令她脸红心跳的话,逗弄撩拨之意居多,让人分不清真假。可他记得她的喜好,日常相处中体贴入微,一步一步诱她沉沦。

  昏暗的光映进她眼中,江云识退出去刷了会儿朋友圈。这么晚杜安歌还在参加宴会,发了两三条动态。碍于李星悦在睡觉,江云识没有点开视频,只看了眼那张照片。

  可也就是这一眼,她许久都没有移开目光。

  照片是杜安歌和一个比较年长但是很干练的女性的合照。巧合的是站在后方的沈砚清也入了镜头。

  他身姿挺拔颀长,西装革履,手中拿了只高脚杯。手指修长均匀,一看就是惯来养尊处优。他今天梳了背头,露出饱满的额头,侧脸线条更加优美凌厉。

  那时他正跟一个同样光鲜亮丽的女人讲话,微微倾着身子,目光专注,嘴角不着痕迹地勾起。画面是定格的,可他却是那样优雅矜贵,女人的气质也很好,两人站在一块氛围感十分强烈,看上去非常相配。

  原来他们都在参加宴会。

  目光一扫,这才注意还有两条评论。杜安歌不知道在回复谁,对方不是好友,也看不见问的是什么。

  但大致可以猜测得出来。

  杜安歌:【我这么抢镜你注意的居然是后面的女人?!】

  杜安歌:【别做梦了人家可看不上你,那美女是咱砚哥大学时期的绯闻对象。】

  江云识紧紧握着手机,不自觉地皱起眉头。胃里一阵阵痉挛,好像比方才更加疼了。

  她放下手机,身体蜷缩成一团,慢慢闭上眼睛。

  身子非常疲倦,可头脑却异常清醒。她还记得自己曾经给沈砚清发过一条信息:我很胆小,但我愿意为你勇敢。

  可如今看来,她真是高估了自己。

  胃疼了一夜,江云识找同事换了班,干脆睡了一上午。下午去了趟消化科,检查完告诉她压力过大再加上饮食不规律引起的。开了点药让她好好回去休息。

  全天没事,她买了些菜晚上去程南家给他做饭吃。

  “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

  江云识挑挑眉稍,“怎么,不想吃啊?”

  “那哪能啊!”程南回屋换下制服,去厨房帮她挑虾线,“我怎么瞧着你这几天瘦了?”

  “那不挺好,夏天瘦穿衣服好看。”

  “好个鬼,再瘦下去你就剩一把骨头了。”

  吵吵闹闹,这顿饭吃得蛮开心。回家后江云识倒头就睡着了,第二天精神饱满地去了医院。

  一忙又是一整天,临下班前,沈砚清打来电话,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,一起吃饭。

  他这两天都没打卡早餐,江云识也没提醒。这通电话也是这两天唯一一次联系。

  她沉默几秒,说到:“去清风明月吧。”

  下班晚了半个小时,走出急诊大楼,沈砚清的车已经等在那里。见她出来,唇边漾起一抹笑,可在看清她苍白的脸色后,眉峰蹙了起来。

  “是不是太累了?脸色这么白。”

  江云识看着他,缓慢地摇了摇头,“没事。我们走吧。”

  上车后沈砚清倾身为她系上安全带,十分自然地亲了亲她额头,“睡一会儿,到了我叫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她放低靠背,闭上眼睛。

  车里很静,沈砚清开车也很流畅,没有什么颠簸感。可她始终没睡着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大概是遇到了红灯,车子停下,一只温热的手极为温柔地摸了摸她发顶。

  江云识闭着眼,睫毛轻轻颤动,呼吸也变得轻缓。须臾,他收回手,车子重新启动。她的脸窝在发丝中,眼泪顺着眼角无声滑落。

  清风明月依旧还是那个调调,看着生意冷清,实则每日都有想来品尝却预约不到的客人。

  沈砚清牵着她的手走进去,低声提醒注意脚下。还记得第一次来时也是如此,他极为绅士地牵着她的手跨过高高的门槛。

  现在想来,这道门槛何尝不是一种寓意。一个餐馆,也不是谁都进得来。

  并肩走进去,上了楼,江云识说要去洗手间,让他先去包房。

  “不着急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  两人刚刚分开,迎面便走来几人。中年女人干练气场强大,小心翼翼搀扶着年长那位。老人家已满头华发,可举手投足间是隐藏不了的优雅贵气。

  沈夫人眼里充满审视,“来这怎么不提前说一声?”

  沈砚清淡淡说到:“突然有了兴致。”

  老人家倒是慈祥,“阿砚是来接我的?”

  他冲老人家笑着:“下次您来,我再过来接。”

  周景雯看了看他,冲身旁人道:“先扶老夫人下去,别让她老人家站累了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待人下了楼,周景雯复又看向沈砚清,“耽误你几分钟,我有几句话跟你说。”

  作者有话说:

  明天分手。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oaiqne114瓶;任翊翊翊、ryou1瓶;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