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无意撩拨_无意招惹
老三小说网 > 无意招惹 > 第3章 无意撩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章 无意撩拨

  他们圈子里的朋友很多,江云识算是强行挤进来的,而且接触的也不多。沈砚清自来以为自己对她该是没什么印象的。可不知为何,这会儿忽然就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她的画面。

  具体是什么时间不大记得了,但那会儿是秋天,大伙在夜店开party,杜安歌带她过来。去那种地方玩,哪个不会精心打扮一番,江云识穿了条牛仔裤配一件针织毛衣就来了。别人喝酒下舞池去嗨,她就安安静静坐在卡座里喝柠檬水,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跳舞的人群。

  眼里如水一样沉静,似乎完全不被喧嚣所扰。

  当时有个朋友注意到她温婉的样子,眼里渐渐多了点兴味。这人自来万绿丛中过,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。所谓的兴趣也不过是猎人的雷达发现新鲜目标时发出警报,自然谈不上有几分真心。

  他端着酒杯施施然走过去,临了还不忘回头给他们一个势在必得的眼神。

  可没用五分钟,这货就铩羽而归。将水晶酒杯扔到大理石桌上,一脸败兴。

  “杜安歌带来那女人是根木头吧?我说看见她忽然心跳加速,她让我去检查一下是不是心律不齐。”

  那人扯了扯领带继续吐槽,“还说我白眼仁发黄,眼袋严重是纵欲过度的表现。”

  旁人笑他踢到铁板,同时也觉得江云识是个异类。先不说一般人连接触他们的机会都没有,现下有这个机会了,她却不懂得讨好,还字字珠玑地往人痛上戳。

  如果是装的,那也是有些过头了吧。

  起初大家对她难免有所戒备和疏远,毕竟不是一类人,而欲拒还迎的人他们看得也不少。可后来,所有人仿佛都十分自然地接受这个异类融入自己圈子。江云识这个人做什么都一本正经,淡漠得懒得耍小心思,似乎也不屑如此。

  然而就是这样一本正经的人,说出来的醉话每一句都能刷新对她的认知。

  特殊服务?

  呵。

  沈砚清见她一脸戒备的样子,忽然起了些坏心思。幼稚那一面已经藏在身体里多年不曾浮现,然而此刻,他却恶趣味地想报复一下。

  “我都已经准备好了,”他边说,边极为缓慢的朝她走过来,“怎么能免了呢。”

  水晶吊灯的光亮将他的影子拉长,随着他脚步移动,影子逐渐覆盖在江云识身上。

  一瞬间恍若乌云盖顶,又仿佛森林里的小白兔被大灰狼堵得无处可逃。

  江云识看着他深邃立体的脸,有些凛冽,微挑的眉梢透着些危险的痞气。他一步一步走过来,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扯开睡袍的腰带。

  仿佛随时准备将她拆入腹中。

  实际上这个画面有些旖旎,原来男人不经意间的一举一动也会如此性感。但江云识咽口水绝对不是因为馋他身子,而是面对危险时下意识的反应。

  “你冷静一点。”

  她屏着呼吸一步一步向后退,直到腰间顶住桌子边缘。冷硬的大理石硌得有些疼,她分神向后看了一眼,回过头,沈砚清已经挡在了她面前。

  四目相对,清冷对迷离。平缓和微促的呼吸短兵相接,孰胜孰败已经昭然若揭。

  沈砚清慢慢倾下身,两片嘴唇只有一拳之隔。江云识如同困兽,唯一的挣扎只能用手抗衡他结实的身躯。

  然而根本没有用处,她的身子像根铝条一样一点一点向后弯过去,鼻尖都是他身上炙热清爽的气息。

  沈砚清见她一副硬撑的样子,嘴角似是而非地勾起些微弧度。他缓缓伸手,慢条斯理擦过她的腰线向后。

  虽然没碰到,可腰本来就是极为敏感的地方。那一处没由来得一痒,那感觉直接窜上天灵盖。

  江云识何时经历过这样的情景,倒是没熬住,身体失去平衡向后仰去。

  全凭下意识反应,纤细指尖用力拽住沈砚清衣领。对方毫无防备,随她一起倒下去。

  四周一片安静,胸腔里的心鼓噪万分。江云识动了下脑袋,难怪不觉得疼,有一只手护在了后面。

  她眨了眨眼,这才看清眼前放大的俊脸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她说。

  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是看着眼前的人这句话下意识就脱口而出。

  沈砚清手撑在桌面,垂眸看着江云识。她身上的味道很干净,混着一点酒气,让人联想到一种包着酒的巧克力糖。

  手臂肌肉一紧,沈砚清轻而易举地托起了她。

  江云识坐在桌面上,捂着心口莫名松了一口气。偷偷摸摸看了眼沈砚清,他泰然自若端起茶壶给自己到了一杯水。

 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叮咚――

  门铃忽然响起来。

  单调的电子音打破室内诡异的寂静。沈砚清整理好浴袍走过去开门,外面站着酒店的服务人员。“沈总,这是您点的醒酒茶。”

  “送到里面。”

  江云识嗅觉灵敏,抗拒地皱起了眉头。想同他打商量能不能不喝,沈砚清胁迫眼神投了过来。

  她有贼心没贼胆,苦着脸喝了一口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胃里翻江倒海好,肺也快要炸了。

  “好难喝,可不可以不喝。”她咳嗽的眼睛通红,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。

  沈砚清看了看她,随手将盅盖盖回去,“不喝算了。”

  接着转身叫住准备离开的服务人员,“帮她洗个澡,麻烦你了。”

  洗完澡,估计人会清醒一些。

  总的来说,喝醉的江云识还是蛮听话的。虽然有些无厘头和让人哭笑不得,在众多各式各样的醉鬼里算是好对付的那一拨。

  客厅里冷清下来,沈砚清却毫无睡意。他本来生物钟也比较乱,干脆拿起平板看公司的资料。

 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,浴室的门开了。服务人员走过来,说已经洗完了。

  沈砚清点头,“好。”

  说完继续看文件。

  大概是没有表达清楚,服务员又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,“怕那位小姐洗淋浴摔倒,我给她用了浴缸。现在她……在里面睡着了。”

  沈砚清默了两秒,放下平板,说,“我来吧。”

  他以为已经至少把衣服替江云识穿好了,进去才发现自己想多了。

  她枕着浴缸边缘呼吸均匀,纤细圆润的肩膀泛着水光。水面下方被一层艳红的玫瑰花瓣遮住。想也知道会是什么风景。

  沈砚清默了默,让客房拿条浴巾过来。而后直接将浴巾扔进水里裹住江云识。

  哗啦――

  水花四溅,他的浴袍也没能幸免的被淋湿。

  沈砚清将她抱去其中一间客房,等客服帮她换了一套干爽的衣服,才又换了另一间干净的房间。

  在放到床上那一刻,江云识忽然搂住他脖子在肩窝处蹭了蹭脸颊,呓语地嘟囔了一句,“晚安。”

  沈砚清拉好被子,知她听不见还是回了一句,“晚安。”

  接着关掉房间里的灯,放轻脚步离开。

  夜色浓稠,江面漆黑而平静。

  回到房间,沈砚清重新洗了澡。出来时电话响得正欢。

  许是才安顿好杜安歌,褚云珩终于倒开空回电话。

  “哥,你刚刚找我了?”应该是没少受折腾,他的气息还有些不稳。

  沈砚清靠着床头,身形懒散,浴袍领子歪向一边,一字锁骨清晰地露了出来。

  “是么,我大概拨错了。才到家?”

  “别提了,安安闹了好一会儿,这才给她洗完澡哄睡着了。”

  沈砚清忽然心有戚戚焉,眉眼上染了点笑意。区别只是褚云珩心甘情愿,而他是捡了个麻烦。

  “限量版跑车有时间记得送过来。”

  褚云珩本来也没想赖账,只不过想起来就觉得心堵,“这是江云识赢的。”

  沈砚清无所谓,“那你直接给她。”

  他差的不是一辆车,但今晚这笔账该算还是要算。

  “她肯定不会要的。”提起来江云识,褚云珩便随口问,“她那个人性格很淡,喝醉了应该挺好搞的吧。”

  没等听到沈砚清回答,躺着的杜安歌忽然坐了起来,扯住褚云珩耳朵,“不准说小十坏话!”

  “我没说她坏话啊……”

  “小十她是我滴神!!!”

  说着伸手够到一旁的手机,给江云识发视频通话。

  褚云珩想拦没拦住,索性让她去了。左右今晚就这样了,随便吧。

  他拿着手机躲到一旁,悻悻问沈砚清,“哥,江云识睡了吗?”

  “干什么?”

  褚云珩顿了顿,苦恼地抹了把脸,“……行,我知道了。”

  床的那一边传来了杜安歌和江云识的对话。

  “小十,你还好吗?我想你了。”

  “我很好,蔡先生也很好……”

  “蔡先生??”

  “嗯。他给我喝汤……洗澡……”

  “好什么好?!!”杜安歌大吼一声,“那个姓蔡的禽兽是谁?为什么要给你洗澡??”

  褚云珩被这一嗓子直接喊懵了。临走前他明明让沈砚清照顾江云识的啊。

  真要有点什么事,杜安歌怕不是要扒掉他一层皮。

  “那个,哥……”褚云珩心惊胆战,“江云识不是跟你走了吗?哪来的一位蔡先生?”

  杜安歌和江云识的对话在话筒里听得清清楚楚。沈砚清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“那家伙不会趁江云识喝醉占她便宜了吧?!”电话里,褚云珩还在叨逼叨,“哥,那个姓蔡的禽兽到底是谁啊?”

  沈砚清冷笑一声,直接掐断了电话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