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无意撩拨_无意招惹
老三小说网 > 无意招惹 > 第20章 无意撩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0章 无意撩拨

  回到家,江云识找了个盒子把那条昂贵的手链装好,然后放进了衣柜的最里边。

  站在那块看了看觉着不放心,又叠了几件衣服上去,捂得严严实实才算松口气。

  快要十点了,有点晚。但她还是觉着应该给沈砚清打个电话。拿了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也不吭个声,这算怎么回事儿。

  等了半晌电话接通,那边声音有点嘈杂,还能听见隐隐约约的钢琴曲。江云识顿了顿,问:“你在忙吗?”

  沈砚清此刻正坐在吧台边,修长的腿支在地上,骨节分明的手指虚拢着一只水晶杯。头顶变换的灯照着他深邃的脸,唇边勾起的弧度尤为明显。

  “跟朋友谈点事情。你呢,下班了吗?”

  “我……刚到家。”江云识靠着床头,手指无意识地卷着枕头的一角,“从昨天晚上一直忙到今天八点多,才发现把手链给带回来了。那个,店员没想着报警抓我吧?”

  她语气柔柔的,也许是混了困意,声音也软。那感觉像做错事的小猫用毛茸茸的脑袋拱人手掌心。

  沈砚清无声轻笑,告诉她,“你忘了我还在那里,怎会让她们抓你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解决的啊?”她抿了下唇,不由猜测,“买下来了?”

  “嗯。所以你不用担心,那东西现在归我了,在你那在我这都一样。”

  江云识想说怎么会一样呢。这玩意放家里多一天她怕是都要睡不好觉。遭贼的那次还历历在目,虽然程南说盗窃团伙已经抓住了,但她可谓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  “不行,为了手链的安全和我的睡眠,我看还是尽快给你送回去吧。”江云识算了算自己的排班,而后问,“后天我早班,晚上联系你可以吗?要不……你麻烦李梵跑一趟也行。”

  沈砚清轻轻晃动水晶杯,手骨脉络清晰流畅。他眉眼间蕴着淡淡的柔和,把一旁吃瓜的秦与淮给惊着了。

  “你下班后给我打电话,我让李梵过去接你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挂断电话,江云识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。既然李梵过来,那直接让他把手链带回去就好了。干嘛还要接她?

  ……难道是看有没有损坏,想当场让她赔?

  是真累得紧,江云识躺在床上胡思乱想,没多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  而酒吧里,眼看着挂断电话后沈砚清唇边的笑意还没有褪去,秦与淮凑过来,精锐的目光来回在他身上打转。

  “你这是有女人了?哪家姑娘这么幸运能入了你的眼?”

  他俩认识了二十多年,沈砚清在感情方面不能说完全是一张白纸,但也足够清心寡欲。相比圈子里那些游走在百花丛中的二世祖,他绝对是一枝独秀。

  “你是从哪里看出来这些的?”

  秦与淮啧了一声,“你下次跟人家打电话的时候照照镜子。”

  沈砚清默了默,忽然换了个颇认真的神色,他说:“我还是不看了。连你都能看出来,我怕一旦瞧见了眼里的欲望就真的控制不住了。”

  他岂会察觉不到自己在被江云识吸引着。跟她在一起有种上瘾的感觉,但沉沦之余总有个足够清醒的自己在一旁拉扯。

 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如今他刚好站在两者之间,进退维谷。那些他本身不在意的东西,由于各种复杂的因素让他不得不在意。

  如果选择进一步,不说破釜沉舟,也应当想好对策。追人家姑娘,追不到顶多算面子问题。可若是追到了,总不能让人平白无故地遭受非议和委屈。

  这话着实是把秦与淮给吓了一跳。原来看似寡淡的人,一旦上了心那可真的是来势汹汹。

  他手指敲着台面琢磨了一会儿,忽然恍然大悟,“那天在咖啡馆你就一直盯着个姑娘,不会是她吧?”

  他记性一向很优秀,回想片刻就想起来了,“叫江什么吧?那个急诊科医生?”

  沈砚清没吭声,只是映着光的眼底沉了沉。拿起酒杯跟秦与淮轻轻碰了一下,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“老秦,你守着点这个事儿。也好让我多点时间守着她。”

  放下酒杯,沈砚清食指抵在唇边冲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提步离开酒吧。

  两天后,又是周让尘跟江云识做交班。可这次他看着有点丧,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。

  他们两个,是从大学开始就认识,后来江云识被调来轮急诊,周让尘没多久也过来了。

  平平淡淡的师兄妹情也是真,本着人道主义精神,江云识对周师兄表达了关心。

  “熬夜没缓过来?”

  周让尘懒散地倚在办公桌边,白大褂一尘不染,只是兴致不如往日里高,“小师妹,你的生活里除了工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  江云识想了想,“吃喝拉撒。”

  “唉,我说你年纪轻轻的生活竟然这么沉闷。出去谈个恋爱会让你的人生变得多姿多彩。”

  “明白了。”

  周让尘一脸欣慰,“孺子可教。”

  “你失恋了。”江云识起身,郑重地拍了拍他肩膀以示安慰,“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,纪念你死去的爱情。”

  “你个小丫头片子……”周让尘直接给气笑了,“赶明儿个你失恋,我一定会礼尚往来!”

  江云识不甚在意地摆摆手,“您老慢慢等吧。”

  忙碌一天,临近交班时间江云识接到了沈砚清的电话。说李梵的车已经到了,让她不用着急,出来后直接去找他就可以。

  那时江云识正在茶水间泡茶,趁着喘气的工夫跟他聊了几句。结果刚接完水,就又来了病人。

  这一忙就直接忙到了八点多。

  江云识回办公室换衣服,粗略算了下时间,李梵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三个小时。

  “实在抱歉,让你久等了。”

  “应该的,江小姐不用客气。”李梵为她打开车门,“沈总在家里,我现在送你过去。”天际昏暗,一路无声,江云识在车上昏昏欲睡。约莫二十分钟后,车子停下。这一看才发现已经停在了地下停车场。

  “沈总家在十八楼,电梯已经帮您叫好了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江云识连忙下车进了电梯。

  她是真困了,这会儿脑子还有些混沌。轿厢明亮的墙壁映着她的身影,江云识凑近了,对着整理衣服和有些凌乱的头发。没多久便到了。

  一梯一户,很好找。到了门前,她抬手摁下门铃。可视屏幕上出现沈砚清棱角分明的脸,几秒后门咔哒一声开了。

  他似乎在忙,一直在讲电话。身上穿着一套浅咖色的亚麻家居服,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,给人的感觉慵懒又禁欲。

  江云识本来打算放下东西就走了,站在门口没进去。

  沈砚清分神握住她手腕将人拉进玄关,转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崭新的女士拖鞋。

  “坐一会儿,我马上过来。”

  “没关系的,你忙。”她换了鞋,跟着他的脚步走进客厅。

  房子是大平层,空间十分开阔。装修风格就像他这个人,清冷而贵气。

  江云识在沙发上落座,沈砚清拿了一罐饮料过来。他这会儿已经打完电话,可似乎还有事要忙。

  “抱歉,还要开个视频会议,大概二十分钟左右。那边有vr可以玩,你无聊也可以到处转一转,这里没什么不能碰的。”

  江云识接过饮料,冰冰凉凉的感觉穿透掌心,在炙热的夏季里十分舒爽,“没事的,要不我就先回去……”

  “我有点东西拿给你。都是些吃的,我吃不了也会坏掉。”沈砚清看了眼时间,“我得进去了,你就在这呆着,先别走,好吗?”

  都说到这个份上,江云识不好再推脱。点点头,“你去吧,不用管我。”

  沈砚清勾勾嘴角,又看了看她转身进了书房。

  实际上这个会议从一个小时就开始了,刚才有个不得不接的重要电话,又赶上江云识过来,所以暂时终止了。

  沈砚清坐回椅子上,宽厚的肩膀往后靠,对着屏幕里的人淡声吩咐:“继续。”

  ……

  二十分钟后会议结束。原本有些该解决的问题没能解决,留了个后患。

  沈砚清摘下眼镜扔到桌面,略显疲倦地捏捏眉心。心里到底还挂着外面的人,没多耽搁起身出去了。

  客厅里十分安静。视线转了一圈,才看见江云识靠着沙发扶手睡得正熟。

  如同上次在会所那样,身子斜靠着沙发,双手垫在脸颊下方,规规矩矩的睡姿。

  开会时脑子始终绷着一根弦,此情此景如一阵清风,蹭地将那根弦吹断了,如柳絮自顾在那飘荡。

  沈砚清垂眸低笑一声,从房间里拿了条空调被披到江云识身上。自个儿拿了本书,兀自坐在一旁翻看。

  夜空静谧,茶色灯光笼罩这一方天地。沙发上两人一躺一坐,没多会儿江云识翻了个身。沈砚清看著书,下意识捞起掉落的被子为她盖上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搁在一旁的手机发出嗡嗡的振动声。沈砚清放下书,拿着电话去了阳台。

  “哥,干嘛呢?陪我喝酒啊?”话筒里是褚云珩的声音,依旧那么有活力。

  夜风夹着热意吹拂到身上,沈砚清靠着栏杆,淡淡拒绝:“改天吧,今天不方便。”

  “都这么晚了你不可能还在工作吧。”褚云珩走进电梯,笑兮兮地同他开玩笑,“不让我来,难道是偷偷藏了个女人在家里?”

  视线穿透玻璃门落在沙发上的身影,她似乎觉得热了,踢开了被子。像个小孩子一样把被子当成娃娃抱在了怀里。

  沈砚清目光柔和,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,“是啊,还真就藏了一个。”

  他利落的承认给褚云珩弄懵了。但也就只有短短的一瞬间,便回过神,把这话当做玩笑给翻过去了。

  他和沈砚清是什么交情,他身边有了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  电梯在十八楼停下,褚云珩缓缓走出来,有些故意地说:“那就不如见见面吧,我已经到门口了。”

  作者有话说:

  都让来家里了,在一起还会远吗!

  在这里统一回复询问的宝宝:本文7号(周二)入v,今晚凌晨会万字更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前三章会有回馈。另外我还没有开通微博,你们可以在这里点个收藏找我玩~

  下面贴个新文预收,喜欢的可以先收藏一下

  《予你温柔》

  冉红妆第一次见到周撕夜,是在高考后的那个夏天。

  那日天空蔚蓝,浮云掠过。还是少年的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坐在院子的凉亭下,宛如一尊雕像,动也不动地望着远处。

  轻风吹起他额前稍长的碎发,一双漂亮的眉眼猝不及防闯入她的视线。

  冉红妆从未见过有人的眼睛可以这样干净沉静,透澈得像有星河坠入。

  而后她才知道,他的眼里有光,却看不到光。

  刚接触时,周撕夜阴冷不善言辞,面对冉红妆的好意陪伴也表现得十分冷淡。

  可后来,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着她纤细手腕,低声请求:“红妆,让我摸摸你的脸好吗?”

  即便看不见,我依旧想要记住你的模样。

  宗城商圈高不可攀的资本周撕夜,被人戏称笑面佛。好喝茶,养生,但不近女色。手腕常年戴着一串退了色的佛珠,日常温文尔雅一派闲散样。

  可某一天,有人瞧见他怀里揽着一位姑娘,冷傲地挑着嘴角,质问面前的男人,“到我的地盘欺负我的人,谁给你的胆子?”

  -我一开始看不见光,直到你闯进来,我的世界变得星河璀璨。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恒10瓶;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