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无意撩拨_无意招惹
老三小说网 > 无意招惹 > 第19章 无意撩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9章 无意撩拨

  沈砚清挂断电话,起身接过衣服,“李梵把你的车停到小区楼下了,你回去应该就看得到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沈砚清瞧着她绯红的脸颊,眼里不由添了点儿笑意,“是不是跑来跑去热了,脸这么红。”

  这会儿江云识往下看不是,又忽然没勇气跟他对视,视线只能落在他微动的喉结上。

  忍住拉开距离的想法,她胡乱地点了点头,“应该是的,外面好热。”

  沈砚清又是笑,“那你先歇息一会儿,冰箱里有冷饮。等会有人会送餐上来,饿了就先吃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沈砚清又看了看她,随手从红木桌上抽了两张纸巾,细心对折后,轻轻印在她额头上,“出汗了。”

  他伸手的同时,一股隐约的檀木香气随之而来。沉稳的木质香调,本该是凝人心神的作用,可没由来的又扰乱了江云识的心绪。

  红唇轻轻抿了一下,她接过纸巾,只是仍旧不敢看他,“我自己来,你去洗澡吧。”

  沈砚清嘴角淡淡一勾,转身进了浴室。

  房间里冷气始终开着。可江云识却觉着由内而外的燥热。把纸巾丢进垃圾桶,她索性走到立式空调前,直对着吹。

  空调的呜呜声中,隐约可以听见浴室里淅沥沥的水流声。江云识眼观鼻鼻观心,背起了太上老君清净心经:

  “人能常清静,天地悉皆归。人神好清,而心忧之。人心好静,而欲牵之。常能遣其欲,而心自静……”

  咚咚咚――

  敲门声响起,江云识悄然回神。

  吐出口气,心平气和地走过去开门。

  老板站在门口,手中推着个银色的餐车。

  “给二位送餐来了。”

  她侧身让他进来。

  “沈砚清还在洗澡?”

  “是。”

  男人笑了笑,沉沉地看了看江云识,“这还是头一次见着他房间里有女孩儿。不打扰你们用餐了。”

  说完这话,男人便知礼地退了出去。房间门刚关上,浴室门开了,沈砚清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“还没吃饭?”

  他身上还带着些水汽。碎发搭眉,脸色白皙,衬得那双眼睛又黑了几分。

  “刚送过来的。”

  沈砚清把餐车推到桌边,将菜一道道摆上桌,江云识回神,赶忙过去帮忙摆碗筷。

  “你坐着。我一个人做得来。”

  那双养尊处优的手将白瓷碗放到她面前,筷子搭在筷枕上,而后执起汤勺舀了碗汤给她。

  “饿了吧?先喝点汤润润胃。”

  江云识是真的饿了,便不再客气喝了一口。都是些珍贵食材熬出来的,口感可想而知。

  “这是佛跳墙?”

  “也是这里的招牌。每日只供几十份。还合胃口吗?”

  难怪进来时就觉着生意似乎很冷清。大概是除了限量之外,这里的消费水平也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。

  江云识竖起大拇指,“好喝。”

  沈砚清眼眸一弯,“喜欢就好。”

  这顿饭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,但好在不虚此行。人间美味不过如此。

  饭后两人望着窗外的月色聊了会儿天,沈砚清倚着木制窗棱,偏头询问,“急着回家吗?”

  这会儿才八点,晚上医院里没什么事她就也没事做。江云识摇头,“想去哪里吗?”

  月光铺在身后,落下淡淡光影。他的头发已经干了,这会儿风一吹,额前碎发飘动,柔和了凌厉的线条。

  “过几天家里长辈过生日。我正为礼物犯愁,你若有时间陪我去逛逛?”

  哪个女生不爱逛街呢。江云识也不例外,而且她工作太忙,近来几乎没什么时间去逛商场,当即答应下来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,走过楼梯拐角,沈砚清的步子忽然缓了缓。

  “好巧啊,堂哥。”沉思来站在下面一个台阶上,说话时需要仰望沈砚清。平日里就是如此,他自然不爽到极点,语气也难掩阴阳怪气,“公司里这么多事,还有雅兴跑这么远来吃饭啊?”

  沈砚清表情很淡,“你不也一样。”

  “我哪能跟你比啊!您可是日理万机。”边说着,沉思来轻慢的眼神边往江云识身上瞟,“呦,这就是堂哥的理万机?”

  沈砚清右移一步,挡住他放肆的眼神。眉宇间逐渐凝起风雪,长臂揽住江云识肩膀,无视他的挑衅,头也不回地走下楼。

  江云识拘谨地走在沈砚清身旁,连个稍微大一些的动作都不敢有。男人身上清爽带着些热的气息将她包围,肩上仿若烧了一把火。

  直到到了车边,沈砚清放开她,脸色已经恢复往日里的风轻云淡,“抱歉。”

  不知是为方才那男人的出言不逊,还是无意间的亲昵举动。

 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。月色如水,空旷的天际上一架飞机踽踽前行。

  宗城的夜晚依旧热闹,可车里始终维持着安静。江云识坐在副驾沉默地看着窗外街景,片刻,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沈砚清的表情。

  这张脸真可谓是得天独厚,眼窝深鼻梁挺,就连嘴唇的形状都接近完美。可惜的是看不出喜怒哀乐。

  不过像他们这样的人,喜怒不形于色应该是基本条件吧。如果什么都挂在脸上,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中怕是一眼就被人看透。“从我脸上看出什么了?”遇到红灯,车子停下,沈砚清也跟着看了过来。

  偷窥被抓包,江云识倒是没有想象中的不好意思。只是十分认真地同他说:“哲学家说过一句话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不开心一分钟,就会难过六十秒。你看看,多划不来。”

  沈砚清握着方向盘,忽而闷笑一声,在路灯的流光中,清俊的眉眼都染上了艳丽的色彩,“言之有理。敢问是哪位哲学家说的名言?”

  江云识清了清嗓子,“互联网网友。”

  “原来江医生也喜欢网上冲浪。”

  “总不能跟社会脱节了。”她一副迫不得已的样子,还无辜地摊了摊手。

  明明鲜活又灵动的一个人,之前到底是有什么误会,会认为她淡漠又木讷。

  她是一个对生活认真,对人善良,又在不经意间有些小狡黠的女人。

  沈砚清莞尔,到底是没忍住,在她头顶轻轻揉了一把,“江医生说的是,以后跟你在一起,我会尽量每时每刻都保持愉悦的心情。”

  在车里讲大道理头头是道。可开始挑选礼物,江云识却有些不会了。

  她眼里的逛街就是随便走走,看上什么就试一试。而跟沈砚清一起的逛街,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数数字后面有几个零。

  此时江云识正坐在贵宾室里,看着服务员把一条价值不菲的钻石手链戴到她的手腕上。

  “这条手链出自知名设计师埃塞尔之手,祖母绿宝石作为主打元素,还镶嵌了一些粉色蓝色的小宝石,优雅又不失大气。送给长辈再合适不过。”

  沈砚清手臂搭在桌边,姿态懒散,目光在江云识两个手腕转换,“你觉得哪一个更合适?”

  “让我挑?”

  “一起来,那自然是要征询你的意见。”

  江云识两只胳膊老老实实地搁在桌子上,端详片刻,选了右手这一条,“这个吧,款式简单大气,比较好搭配衣服。”

  意见不谋而合。

  沈砚清将黑卡递给服务员,“就这一条。”

  服务员立刻应到:“稍等!马上给您包起来。”

  她把手链摘下来,马不停蹄地去刷卡。就怕晚了丢了一个大单。

  江云识正想让人把另一条也摘下来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  接通后她脸色一变,立刻挂了电话,“医院有突发情况,我得先走了。”

  沈砚清也跟着起身,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
  “来不及,我出去打个车更快。你先忙,拜拜。”

  说完没再多耽误一秒,江云识扭头就冲了出去。

  “喂小姐!!!”服务员跟在后面大喊,脸色都吓白了,“还有条手链……”

  “别嚷了。她走了我不是还在这。”

  服务员心惊胆战地看着沈砚清,“那手链……”

  沈砚清看了眼外面,已经瞧不见江云识的身影。他弯了弯嘴角,道:“一起刷了吧。”

  高速公路上大客车相撞,引发连环车祸。多人伤亡,整个急诊室像煮沸的火锅,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江云识忙了一夜,又连着上了个白班。晚上下班时,体力已经接近透支。

  懒得再去挤公交,直接叫了个车回家。整整二十四小时,就吃了一顿饱饭,早已经饿得饥肠辘辘。

  有气无力地出了电梯,江云识正盘算着一会要么叫个外卖,结果在门口遇到程南。

  他也是刚下班,还买了小龙虾。隔着透明的盒子,她已经闻到了香气。馋得直咽嗓子。

  “哥,行行好,赏孩子一口饭吃吧。”

  程南斜她一眼,用钥匙拧开门,“德行,进来吧。”

  进屋后,程南抽了两只手套让她先吃,自个进厨房下了两碗面条,端出来将小龙虾的汤汁淋上去,大口吃了起来。

  想吃饭却不爱动的时候,有人给煮一顿简单的晚餐真能算上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
  江云识辣得泪眼汪汪,心满意足地吸了吸鼻子,“好好吃,哥你做饭真有一手。”

  程南好笑地戳她额头,“少给我戴高帽,明明看见我是外面买回来的。”

  边吃边聊了会儿天,得知她熬了这么久才休息,程南将最后几只龙虾剥好,全部扔进她碗里。

  她捧着碗没抬头,又轻轻吸了下鼻子。

  程南一边擦手一边说:“吃完不用管,赶紧回去睡觉。”

  “那就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行了,少跟我来这套。”将纸扔进垃圾桶,他又问,“看着挺贵,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?”

  江云识没听懂,抬头看他,“什么?”

  程南指指她手腕,挑挑眉头,“这个玩意儿。你可别告诉我是在并夕夕上面砍来的。”

  她一怔,目光顺着看过去。手腕上那条闪闪发光的手链她竟然给带出来了???

  “……你下班前有接到什么报警电话吗?”

  “那可多了,你指哪个?”

  她颓然地往后靠去,一脸生无可恋,“比如抢劫之类的。”

  作者有话说:

  报警抓偷心贼。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茗10瓶;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