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牛排可好吃了_妻子的秘密
老三小说网 > 妻子的秘密 > 第七章 牛排可好吃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七章 牛排可好吃了

  “他没说。”父亲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忧色,“不过,我看墩子出门的时候气呼呼的,好像谁惹着他了。阳子,你哥俩关系最要好,你今早来送鹏鹏的时候,墩子没跟你说什么吗?”

  父亲的话一下子提醒了我。我想起墩子骂的那句脏话,暗道不妙。一定与他从南方带回来的那个赝品有关。墩子是个不吃亏的家伙,很可能为买那个赝品把他在南方这几年打工的辛苦钱全搭上了,被我鉴定不是真品后,他气不过去找卖主算账去了。

  肯定是这样的。

  我不由替墩子担心起来。墩子一个人势单力薄,去找人家算账可不是什么好事。南方人心眼子多,很狡猾也很野蛮,墩子哪是人家的对手,弄不好把自己搭上。

  见我不说话,父亲有点慌,“墩子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  “没事,”我赶忙说,“墩子和我说过,他这次回来的仓促,有些事情还没办完。他这次回去是处理一些事情。过些日子就回来了。”

  带儿子回来的路上,我恨自己太大意了,竟然忘了向墩子要手机号码或加个微信什么的。

  下午两点整,我把儿子送到了幼儿园。走进幼儿园,只见办公楼前挂了一个很长的红色横幅,上面用胶带粘贴了一行大字:“欢迎闫章二段到曙光幼儿园进行围棋科普教育。”

  我上大学时有一段时间沉溺于围棋,棋力业余四段水平,之前对围棋国手很崇拜,所以看到职业二段字样心里有种很特别的感觉。带儿子来到大班教室门口,只见一个留着短发的年轻女老师正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说,“闫老师,我知道您时间很宝贵,但请你再等一下,陈鹏程同学马上就快到了。”

  我认识这个年轻女老师,瓜子脸,模样俏丽,正是顾小小。

  “小顾,你怎么这么不懂礼呢,”

  一个五十多岁左右女人,从走廊另一端匆匆走过来,神色不悦地对顾小小说,“闫老师受市围棋协会邀请来宁州市普及围棋文化,咱们曙光幼儿园很荣幸把闫老师请来。闫老师行程安排的很紧张,只在咱这里呆一个半小时,怎么能为一个学生缺席耽误闫老师给同学们讲课呢。”

  “李校长,陈鹏程家长说好两点准时把陈鹏程送来的,马上就到,也就几分钟的事…”顾小小说话间一眼看到我领着儿子走过来,上前一步把儿子拉过来,“鹏鹏,你不是一直想学围棋吗,现在高手来了,马上给你上课,好好听,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哦。”

  李校长也就是那个五十岁年纪的女人看了我一眼,半开玩笑说了一句,“你就是陈鹏程的爸爸?小小老师对陈鹏程可真是太好了,她是不是你家什么亲戚呀。”

  “哦,不是的。”我忙解释。

  李校长没再说什么,笑了笑走了。

  顾小小忙着招呼闫章二段进教室给孩子们讲课,我刚转身要走时,觉得就这么走不礼貌,便冲顾小小打了个招呼,“顾老师,谢谢你哈。”

  顾小小不客气地回了一句,“以后不准随便把陈鹏程带走了,有事不来上学时,必须找我请假。”

  回来路上,我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,老师对学生负责是对的,但这个顾小小对我儿子好像太负责了。和对门刘姨一样,有点关心过分了。

  过分热情让人害怕。

  我不由摇了摇头。

  回到家后,我本想赶紧去搬家公司上班,临出门的时候却觉得胳膊有些酸麻,应该与回老家接儿子时抱了一会有关。看来刘姨说的不错,胳膊被扭伤暂时干不了重活,看来还需要休息。

  下午五点多,黄怡佳给我打电话说她下班后要耽误一会给几个学生开小灶,问我有没有时间接儿子,我说没问题。

  幼儿园五点半放学,我提前几分钟赶到了。幼儿园离家两公里,为省油,我没开车,选择步行。

  接到儿子后,我刚要走,被顾小小叫住了,“陈阳,你忘了我对你说什么了?”

  我忙说:“记得呢。以后不会随便让陈鹏程旷课了。有事请假,呵呵,请假。”

  “谁说这个了?”对方俏眼一瞪。

  “不是这个?”我摸不到头脑,“那是…?”

  顾小小扑哧笑了,“不是说好了晚上我请你和陈鹏程同学吃饭的吗,这么快就忘了?”

  我很惊讶,对方确实在电话里说过这话,我还以为她开玩笑呢,竟然当真了?

  “顾老师你真会开玩笑。”

  “谁开玩笑?”对方表情很认真,不由分说领着我儿子就走,“陈鹏程,我知道你喜欢吃牛排,对不对?走,咱们就吃去,香喷喷的,可好吃了。”

  没办法,我只有跟上。

  我觉得好奇。要请客,也是家长请老师,居然…倒过来了。

  倒要看看这个顾小小想干什么。

  天色已经黑了,路灯亮了起来,三三两两的人群结伴而过,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。

  十分钟后,顾小小带我和儿子进了一家西餐厅。面积不大,装饰很豪华。进到一个格子单间,顾小小拿起桌上的菜单,递给我,“想吃什么?随便点。”

  我有些尴尬。对方是儿子的老师,说什么都不能让人家请客的,何况人家还是女的。可是,我兜里只有几十块钱,微信钱包里也没几个钱。我看了看菜单,最便宜的一道菜也得五六十元,一顿饭下来少说也得好几百。

  我真请不起。

  “还是让陈鹏程来吧。”

  见我发怔,顾小小把菜单从我手里拿过来,指着上面的菜肴图片对儿子说,“陈鹏程,想吃什么?和老师说。”

  儿子倒不客气,他认识不几个字,指着花花绿绿的图片,一口气说了好几个“我要。”

  我看的汗差点流了出来。儿子指的这几个菜,都是菜单上最贵的菜,其中有一道鹅肝排,是西餐中的名菜,菜单上标价三百。加上其它几个菜,少说也有一千多元。

  “别胡闹。”

  我边斥责儿子,边把菜单抢了过来,然后抱歉地对顾小小道,“孩子不懂事,还是我来吧。”

  我想好了,挑四个便宜的菜点,应该花不到两百元。我微信钱包里钱虽不多,几百元还是有的。

  怎么也不能让老师掏腰包啊。那叫什么事。

  谁知,顾小小却撇了嘴,“什么叫胡闹?我看,陈鹏程同学人虽然小,但还是挺有眼光的。他点的这几个菜,都是我的最爱。服务员!上菜!”

  她拿起笔,在儿子指的几张图片上画√后,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。

  我无奈地摇了下头,没办法,这顿饭非对方掏腰包不可了,我请不起。搬家公司工资一周一结算,我微信钱包里满打满算也就三四百元。

  菜上来后,儿子吃的狼吞虎咽。我看得心酸。合聚德拍卖行关门后,家里的生活质量一落千丈,儿子才三岁呀,只好跟着我受苦。

  我忽然发现,和我一样,顾小小也目不转睛地看儿子吃饭。她目光有些异样,怎么说呢,除了疼爱之外,其眼神中有种很特别的东西。

  发现我盯着她看,顾小小眼神忽然略显慌乱,忙招呼我,“陈阳,你干嘛光看不吃,赶紧吃呀,西餐就得趁热吃,否则,味道就不一样了。”

  儿子有模有样地用叉子夹起一块牛排,张开小口,塞进嘴里,边吧唧,边对我说:“爸爸,牛排可香了。我最爱吃牛排了。”

  见儿子动作很熟悉,加上听他这么说,我顿时疑惑起来。之前我从没带儿子吃过西餐,黄怡佳也没带他出来吃过。可是,儿子的表现绝对不是第一次吃西餐。

  “最爱吃牛排”?

  他应该吃过不止一次两次,否则不会说这话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