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个大两个不三个狠_妻子的秘密
老三小说网 > 妻子的秘密 >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个大两个不三个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个大两个不三个狠

  “如果炮哥被江海洋派出的三大金刚找到的话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,我敢说,炮哥有可能被三大金刚当场活活打死。炮哥如果死了,寻找花姑的事情基本上就泡汤了。针灸的事情从而也就泡汤了…”

  “这样的事情坚决不能发生,”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对方打断了,“看来,我有必要找江海洋单独谈一谈了。单方面撕毁协议合作没有成功的事情的确责任在我,但是,我叔叔也给了他足够的补偿,弄到了十个亿投入到宁华房地产。10个亿哦,这不是个小数目,老家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。不行,我必须和他谈一谈。”

  说完,他马上拿起手机,非常熟练地拨通了江海洋的手机,“喂,是江董事长吗,我是煤矿的木易呀,明天晚上方便吗,我请你吃饭,吃完饭再请你按摩…什么不要提按摩这两个字?为什么…好吧,只喝酒吃饭,不按摩,这可以吧…好,就这么定了。明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,我派人去接你。”

  打完电话放下手机后,木易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,他自言自语地说:“老家伙什么时候变得不喜欢按摩了,可真是奇怪。”

  我顿时有些紧张。木易竟然和江海洋约定好了明天晚上吃饭,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。毕竟,江海洋已经安排我和张小五去所谓的我三姨家守株待兔等花姑的。明天晚上江海洋和木易吃饭的时候,如果木易提到我的名字,江海洋马上就会对我产生怀疑。

  可是,我马上又想到了一个很实际的细节,木易知道我叫陈阳吗,好像不知道吧。我和他匆匆接触了只有这么两次,他给了我名片但是我并没有给他名片,而且他也没有问过我叫什么名字呀。

  我是不是应该瞎编一个姓名糊弄一下对方呢,我正琢磨时,木易开口了,“陈阳老弟,明天晚上我请江海洋吃饭,由你作陪。”

  我顿时吃了一惊,怕什么来什么,这家伙竟然知道我的名字。我还是小看对方了,他一定暗中对我进行过调查。可以想象,煤矿是个保密性非常严密的地方,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来的,对我暗中调查是必要的。

  另外,对方和江海洋吃饭竟然让我陪着,这不简直开玩笑吗。

  我赶紧说:“明天晚上不行,我还有事呢。”

  “还有什么事情比陪我和江海洋吃饭更重要的吗?”说完之后,木易可能觉得有些不妥,他赶紧解释,“你不要误会,我的意思是说明天晚上你必须去,必须到现场。因为,这对你来说非常重要。”

  将对方的语气很认真,我好奇地问:“对我很重要?什么意思?”

  “因为我知道江海洋董事长的脾气不太好,我的脾气也不是太好,我们两个人喝酒喝多了,有可能会吵架,甚至会动手打起来。所以,你在现场非常有必要。你看到情况不妙的话,可以马上从中调和。”

  对方给出的这个理由太奇葩,我忍不住微微摇头。这个叫木易的煤矿老板有点神经质。

  “单单为当和事佬的话,随便找个人就可以了。为什么不找别人?偏让我去呢?”

  “因为你非常善于忽悠。”

  木易的这个解释让我一下子愣住了,对方怎么会突然说这句话?太没有厘头了。

  见我发愣,木易哈哈笑了起来,“你还记得你传授我的泡妞技巧戳和挠吗,我琢磨了一天一夜,觉得两个简单的字其实包含了丰富的哲学哲理,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,你是个大忽悠。”

  我顿时有些尴尬。对方如果直接说我是大忽悠的话,其实倒也没有什么,对方居然说我告诉他的那两个字有丰富的哲学哲理,这就很明显是讽刺和挖苦了。

  我刚要说点什么时,对方的表情却变得非常认真,“戳和挠精炼的不能再精炼了,其背后有很多含义。我给分析和概括了一下,可以用一个大两个不三个狠来表示…”

  “一个大,当然就是胆子要大。这很好理解,胆子不大的话,当然不敢上手…”

  “两个不,就是不要脸和不要蛋。不要脸很好理解,就不用解释了。不要蛋嘛,可以设想一下,如果这两个技巧掌握不好,就很可能面临危险,如果碰上狠的女人,报复的方式很可能用脚踢。一旦踢伤,弹药仓就有可能瞬间爆炸,呵呵。”

  “三个狠嘛,就是嘴狠、手狠、心狠,戳和挠这两个动作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的,首先是嘴狠,也就是会说,会忽悠,特大忽悠,把对方忽悠的芳心乱颤。其次就是手狠,关于手狠有两个含义,一是下手要果断,丝毫不能拖泥带水,二是要准确,跟点穴一样,丝毫不能出现偏差…”

  听完木易的解释后,我简直就是目瞪口呆。我实在没有想到,我随便用来忽悠对方的两个词,竟然被对方记到了心里,并且反复揣摩之后有了自己的理解和体悟。

 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人才呀。

  叫我目瞪口呆的样子,对方得意道:“怎么样?我说的没错吧?很有哲理吧?不妨告诉你,本人是华清大学高材生,当年就是哲学系的。”

  我大为惊讶,“你说啥?你是华清大学毕业的?”

  “当然了。”

  “可是,你怎么现在变成了煤矿老板啊。”

  话一出口,我就觉得太笨了。太小儿科了,这世界上的事情变化太快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谁能想得到呢。

  “正常发展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大学一名哲学系的教授了。我这个人不是喜欢一辈子只干一件事情的人,我喜欢冒险和尝试新的东西。有一天,我突然对挖煤产生了兴趣,变成了一个煤矿工人,后来就成了煤矿的老板。”

  对方说的太轻松,可以说轻描淡写。但是,我知道对方背后肯定有强大的后台,肯定有贵人在支持他。否则,他不可能变成煤矿老板。

  这时候,我忽然想起对方之所以对美女过敏,是因为在他身上曾经发生过一件事情,究竟是什么事情呢。

  我正要问时,对方把话题扯了回来,“我请江海洋董事长吃饭的原因是阻止他对炮哥不利,因为炮哥这个人很关键,要想找到花姑并且让花姑给我针灸,就只有让炮哥出面,所以谁都不能对炮哥做出不利的事情。”

  我很是不理解,“你和江海洋董事长吃饭,没必要让我当和事佬啊,没必要让我陪呀?”

  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,通过你说的戳和挠,我已经分析出了你是个大忽悠,所以再也没有比你更合适的和事佬了…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