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闻土_妻子的秘密
老三小说网 > 妻子的秘密 > 第三十二章 闻土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十二章 闻土

  谁知,给阿丘打电话时却打不通,手机里传来的提示是不在服务区内。我觉得奇怪,阿丘到哪里去了呢,怎么就没有手机信号呢?

  墩子忽然想起来,“会不会去找那个破道观去了呢?”

  一句话提醒了我,“走,咱们去北山。”

  市北郊区有一座海拔不到500米的山,山上有一座破败不堪的道观,据说几十年前有道士在那地方修炼过。我和墩子很小的时候去那地方玩过,之后就再也没去过。

  去北山的路上,我和墩子讨论阿丘。

  墩子说:“这个阿丘可真奇怪,宁州市内有不少名胜古迹,他大老远从南方来一趟,不去那些地方逛逛,却偏去看什么道观。真不好理解。”

  我问:“墩子你对阿丘了解吗?”

  “不了解。我只知道他是吕先生的帮手。其他情况一概不知。”

  我一怔,“帮手?”

  “是的。坐高铁到了南方后,我抱着我那个汝窑天青釉碗去找吕先生算账,到那里一看,发现吕先生院子里摆满了很多陶罐,每个陶罐里都装满土。吕先生正吩咐阿丘把那些陶罐往屋子里搬。”

  “对了,”我对陶罐和土没有兴趣,我感兴趣的是那个姓吕的人,“墩子,那个吕先生多大年纪?”

  “不到四十岁。”

  “哦?”我吃了一惊。我原本以为吕先生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古董,想不到如此年轻,可真出乎我意外。

  我顿时感到无比好奇。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中年人居然制作出汝窑天青釉碗的高仿品,若不是我从碗足底的芝麻扎钉中看出破绽,真就将其当成真品了。此乃高人。

  对方派阿丘邀请我去见他,同样也是由于我看出破绽而出于好奇吧。

  半个小时后,夏利车停在北山脚下。我和墩子下了车,拨拉着荒草灌木朝山而去。十多分钟后,一座破旧的道观出现在视线中,观顶早已塌毁,旁边一棵两人环抱粗的老槐树,树叶被风一吹,唰唰作响。

  我和墩子快走几步,目光所及之处,没看到阿丘。正失望时,就听见道观断壁残垣之下,传出呼哧呼哧的声音,好像有人喘粗气。

  我和墩子顺声音走到近前一看,顿时吃了一惊。只见下面一个土坑,阿丘弓腰半蹲在土坑里,手里拿着一个铁锹正在挖。

  墩子叫了一声,“阿丘,你在干嘛?”

  阿丘抬头见我和墩子一脸不解地望着自己,他从坑里跳出来,拍下身上的渣土,说:“我受吕先生委托,想带一罐子土回去。”

  一句话把我和墩子都弄懵了。

  带土回去??

  接下来阿丘进行了解释。原来,阿丘临出门时,吕先生特别交代他说,到了宁州市后要打听一下当地有没有道观,有的话,务必取一陶罐土带回去。

  阿丘解释的太简单,我和墩子都疑惑。取土干什么用?另外,为什么跑到道观这地方来取土?

  阿丘说:“吕先生清心寡欲,想在当地建一座道观。想法蛮好。”

  我说:“建道观用的是砖和瓦,好像跟土没什么关系吧。阿丘你能不能把事情说清楚,你千里迢迢从南方来到北方,带一陶罐土回去,真的让人很不理解。”

  墩子忽然一拍脑袋,“我想起来了,我第一次见到吕先生的时候,就看见吕先生两手捧着一个黑色陶罐,里面装的满满都是土。你们猜吕先生在干嘛,只见他把鼻子凑近陶罐,一个劲地闻个不停,跟猎狗一样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嘿嘿一笑,“吕先生一边闻,一边脸上露出很陶醉的表情。那表情,那神态,啧啧,享受的不得了,就跟吸了大烟一样。哈哈!”

  我想了一下,说:“吕先生是制作仿古的高人,对土情有独钟并不奇怪。”

  我心里隐隐约约有一种猜测,墩子在姓吕的那个高人院子里见到的一陶罐一陶罐的土,应该是对方从各个地方收集而来的,无他,比较一下而已。仿制古董,土质最为重要。只是,不好理解的是,吕高人为什么让阿丘到道观这地方来取土?

  莫非,北山这个破道观有什么特别之处?

  果真有特别之处的话,问题又来了,姓吕的那位高人远在南方,他怎么会知道北山这个破道观有特别之处?

  我在思考时,墩子忽然问阿丘:“你刚才说吕先生清心寡欲啥意思?”

  “与常人不同,吕先生一生未娶,无儿无女。而且,先生吃素不吃荤。钱财嘛,在先生看来也是身外之物。蛮好的很。”

  墩子却不赞同,“蛮的什么好啊。别的我不知道,说吕先生不喜欢钱,我就第一个不信服。不喜欢钱,干嘛开作坊做古董卖?依我看,吕先生其实是个财迷,明明喜欢钱喜欢的要死,却假装不喜欢,装逼罢了。”

  阿丘变了脸色,“陈大敦,你不能诋毁吕先生。吕先生真的视金钱如粪土,之所以制作艺术品卖,是为了早日把道观建起来。”

  “原来赚钱是为了盖道观啊,”墩子摸下脑袋,不解道,“活的好好的,干嘛做道士啊。吕先生真让人摸不着头脑。”

  阿丘没再说话,他继续抓起铁锹朝下挖。又挖了一会后,只见他放下铁锹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皮尺,量了一下土坑的深度。然后,他打开随身携带的包,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袋子,从土坑内用手不紧不慢地取土,朝袋子里装。

 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,阿丘用皮尺丈量土坑高度的时候,皮尺上显示的长度是三尺三寸。也就说,阿丘是按照这个长度挖坑的。

  三尺三寸…有何寓意?

  塑料袋子里的土装到一半后,阿丘不再装,将装有土的袋子放到包里后,跳出了土坑。

  尽管我有很多疑问,但不好随便问人家,毕竟,我和对方不熟,人家只是奉吕先生之命来邀请我去南方的。问多了,被人小瞧不说,人家不愿回答或者随便应付你几句也没办法。

  一起下山的路上,处于礼貌,我对阿丘表示歉意,“实在抱歉,你是外地来的客人,我本来应该做东请请你,陪你一起转转的。可是,一些事不巧都赶上了,没能腾出空来。”

  阿丘说:“陈先生不必客气。你已经答应了吕先生的邀请,我阿丘的任务完成了,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。”

  我想起唐代青花塔形罐图片和视频资料的事,问阿丘:“U盘里的东西都看过了吧?不知有什么发现没有?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