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司辰(求推荐,求评论)_道诡异仙:我即畸变扭曲之源
老三小说网 > 道诡异仙:我即畸变扭曲之源 > 第八章 司辰(求推荐,求评论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八章 司辰(求推荐,求评论)

  过了一会,道士的尸体从岩石上站了起来,裸露着肌肉的脸开始裂开。

  从中露出了一缕缕黑白色的羽毛,脸上的肌肉如同泡烂的宣纸一样。

  掉在了地上,头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碎成了渣,顺着肌肉一起掉下来。

  伴随着骨头和肌肉越来越少,那道士的头已然变成了一颗鸟头,准确的来说是一个黑白羽毛掺杂的鸽子头

  韩一鸣看着鸽子头,鸽子头也看着韩一鸣,歪了歪头,发出一阵咕咕声。

  韩一鸣一时间有些诧异,他以为自己只能把人变猪来着,这道士似乎是被自己变成了鸽子。

  道士的身体变化没有停止,他那原本断掉胳膊的地方,突然从断处里长出了一道弯曲的骨刺。

  骨刺的左右两边又扭扭曲曲的长出了其他骨刺,随后长出一层薄薄的肉,又连同其他骨刺之间长出了一层肉膜。

  很快整个肉模上变长出了黑色白色的羽毛,变成了一只畸形翅膀。

  而另一只完好的右臂似乎代替了那根中间骨刺,手臂两侧裂开了一道大痕。

  同样数道扭曲不规则的骨刺刺出,相互之间长出肉膜,生出羽毛。

  身子因为被衣服挡住,看不出有何变化,只看那人脚变为了巨大的鸟爪,将整张鞋撑爆了。

  而头上的鸟头也更加长的完全,但道士的那一头黑色长发依旧留在了鸟头上。

  当整个人放心之后,韩一鸣身上的伤口开始作痛开来,他才意识到伤口似乎一直在流血不止。

  想要起身却又乏力倒下,这时他发现少女似乎已经恢复正常,刚把头探出来,观察着四周。

  连忙喊道。

  “秋欢!快把车上的药粉找出来,就在行李底下,还有跟它放一起的白布,快拿过来帮我处理一下!”

  少女听言,慌乱的翻出药瓶还有已经剪好的白布,来到了韩一鸣身前。

  这些药瓶上根本没贴任何东西,也没有文字,根本不知道是什么药。

  但韩一鸣之前试过了,不是毒药,那应该就是什么其他的药,希望其中一种有止血的功能吧。

  少女把所有的药粉都用了一遍,之后便是拿这些白布代替绷带使用。

  “你是不是傻!衣服脱了再绑啊,你连着衣服一起绑啊!”

  不久之后,韩一鸣赤裸着上身,绑满了绷带,白布几乎被用完了。

  药粉也因为少女大手大脚的使用已经全没了,在转化了这道士之后,黑球似乎又发生了进化。

  不过这回进化的时间有些长,最先发生变化的就是韩一鸣的肉体。

  体表的肌肉更加健壮,气血浓厚,在全身运转的气血之中似乎混入了一丝……煞气?

  虽然感觉跟兵家的煞气如出一辙,但这之中还是略微透露着诡异,常人根本感觉不出来这丝煞气里隐藏着的东西。

  现在韩一鸣也不知道自己的肉体有多强,之前还有壮汉能做例子,现在只知道肉体已经远超壮汉了,也没见过其他强悍肉体之人。

  至少之前那六名土匪,自己已经可以像砍瓜切菜一样解决了。

  至于道士,还是打不过,他感觉即使是现在的自己,跟道士对上,依旧会被对方一刀切了,根本打不过。

  他只感觉现在的肉体对付肉体凡胎是没有任何问题,但凡有什么神通的,自己照样得白给。

  不过自己最大的能力自然不是肉体,而是黑球,黑球那诡异的能量他人根本防不住。

  直接就摄入体内,全靠生命力抵挡,但能有几个人挡得住。

  体内的黑球突然开始剧烈暴动,连带着韩一鸣的精神开始暴动。

  原本躺在地上的韩一鸣突然跳起,双目瞪圆,上下两边牙使劲咬着,身上的那一丝煞气开始运作。

  吓得一旁的少女喘不上气,连忙躲着远远的了。

  不久之后黑球停下暴动,韩一鸣整个人也直接倒在了地上,昏死过去。

  鼻梁骨撞在了岩石地面上,直接撞断了,不断往外流着鼻血,少女在远处感觉到那股煞气消失之后便又凑了过来。

  将昏倒的韩一鸣扶起,防止他被自己的鼻血窒息而死。

  而昏迷的韩一鸣看到了一片奇怪的画面。

  各种动物聚在了一起,猪狗牛羊……龙!

  十二生肖?但是动物都远比正常的样子要巨大扭曲。

  突然又看到了仿佛各种画面闪过自己的面前。

  傍晚,韩一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搬到了板车的棉垫上,大喊一声“啊!”醒了过来,大口喘着气。

  开始整理自己仅剩的记忆。

  他首先是看到了十二生肖,啊不对,开始回想之后才发现了它们似乎是叫“司辰”?

  十二司辰?

  随后又看到它们似乎消失了一个,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消失了。

  消失了一个司辰,消失了一个司辰?这画面到底什么意思?

  司辰?司辰?时辰?时辰!

  消失了一个时辰!?消失了一个司辰,就是消失了一个时辰!

  不过黑球为什么要让自己看到这个画面?但又不让自己看到是谁消失了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

  紧接着,韩一鸣又开始回想下面的画面,他似乎看到了各种样子的闪回。

  但几乎什么都完全想不起来,只能像那司辰一样记着名字,这些存在是呼叫“司命”?

  可不同于十二司辰,关于司命的一切画面他几乎都忘记了。

  唯一剩下的一个画面,只要一想起来就会头疼。

  那是一个血肉菩萨,浑身不论是手中所拿的瓶子,还是身上所穿的衣服。

  皆为血肉所化,手中所拿的血肉之瓶中的花也是一个个剥了皮的手掌。

  就连那菩萨自己也是像剥了皮一样,身后的愿轮也变成了无数个剥了皮的手臂互相缠绕着组成的血轮。

  但却不见任何血液滴下,没有任何污秽之感。

  醒来之后的韩一鸣不知道这血肉菩萨到底是什么。

  是“司命”?或者不是“司命”。

  因为自己还记着祂,也能回忆起来,虽然只要回忆就会伴随着剧烈的头痛,但也确确实实能回忆起来。

  不像在昏迷中见到的其他“司命”,自己就是像完全失了忆一样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  思考了半天毫无结果,听到了一旁少女肚子发出的咕声,便没有继续思考,这种事情等以后再说吧。

  还是先做饭吧,一旁的少女虽然有些在意韩一鸣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也不知道该如何上去问。

  韩一鸣一边做着饭,一边感受着体内黑球的变化,恢复速度没有变化,但储存上限似乎变高了。

  同时把人变成畜生所需的能量似乎变少了。

  黑球目前有两种使用方法。

  第一种就是将人变成怪物,邪祟,就像老东西和道士一样。

  第二种就是将人变成普通的畜生,就像变成野猪的二儿子一样。

  原本两者需要的能量是一样的,而现在把人变成畜生的话,似乎所需的能量变少了。

  只需要三次了。

  两人吃完饭之后,韩一鸣看了眼自己断掉的左手,被道士切下来之后,早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。

  估计已经掉山底下了,找不回来了。

  没想到自己刚穿越过来没几天,就成了个残疾。

  真是命运无常啊。

  感叹了一句,韩一鸣便走过去观察道士,道士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只鸟祟。

  韩一鸣发现道士的肩膀上也长出了一个小小的鸟头,但已经变得干枯无力了,仿佛用手一捏便会化成烟粉一样。

  “老东西都能变成小猪,你应该也能变小吧,快变一个”

  说完之后,道士真就变成了一只正常鸽子大小的黑白鸽子。

  “也不能一直叫你道士,我记得你好像是叫刘清志吧,以后就叫你小志吧”

  道士变成的鸽子飞到了韩一鸣的肩膀上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鸽子更好看。

  一鸣就这么让鸽子站着自己肩膀上了,没有像老东西当时那样一脚踢开。

  韩一鸣又走过去看了看老东西,老东西已经变成了小猪模样。

  后腿已经被道士切掉了,即使变回了小猪也是一样,下巴也是一样,被道士切掉了。

  没了后腿的老东西哼唧哼唧的用两只前爪朝着韩一鸣爬着。

  韩一鸣一把提起老东西,扔到了板车上。

  “唉,也不知道这老东西还能不能有战斗力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3o.org。老三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3o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